肉粽子咸粽子

糖莲子:

喰种AU~大家一起来吃刀啊~

不过想剧情的时候把我虐得不行,画出来反而不是那么虐了哎....

看来还是因为我这个人太甜_(:з」∠)_

【维勇】胜生勇利有两个秘密(一发完结)

cloud:

设定:原著背景,勇利除了运动员身份外还是饭圈知名头号维粉,点亮了画手技能


关于勇利的圈名,我想了很久最终定下为s_Vki,意思蛮好猜的  


  


——


      00.


  


  胜生勇利有两个秘密。


  


  第一个秘密熟知勇利的人和勇利的家人都知道,胜生勇利是维克托的粉丝,并且还是粉龄长达超过十年的元老级粉丝。


  


  而另一个秘密,这个世界上除了勇利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他除开花样滑冰运动员外还有着另外一个身份:网上颇有名气的画手、以及粉圈和外界公认的头号维粉。


  他的圈名叫做s_Vki,圈内一般都称他作vki太太。


  


  然而此时的vki太太,正面临着被发现真实身份的危机。 


  


  01.


  


  绘画对勇利来说是一个爱好,除了滑冰外,勇利闲暇之时便会执起画笔绘画。12岁以前,勇利的笔下载满着单纯懵懂少年的丰富世界;12岁以后,勇利的世界开始被一个叫做“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人渐渐填满。从那时起,他开始在自己的画纸上勾勒出维克托的身影,从起先引人发笑的稚嫩笔触到如今的炉火纯青,这并不是一件随随便便就能达成的事。而在将滑冰作为事业之后,勇利更新作品的频率开始变慢,但是勇利依旧会选择在休赛期抽时间画出心底边装着的那个人。


  


  令勇利坚持绘画的原因不仅是对其的喜欢,还有网上粉丝们的支持,但是更多的,并且最为重要的——是对维克托深深的喜爱。  


  


  02.


  


  勇利做梦都没有想到,维克托竟然会休赛从俄罗斯大老远跑来日本给自己当教练。


  


  为什么?为什么维克托会来给自己当教练?我身上有什么吸引到维克托的地方?维克托究竟看上了我哪一点?


  数不清的疑问接连不断的涌出,困惑不解的心情盘旋在勇利的心里。每当不安的时候,勇利通常会选择到冰场练习,或者在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拾起笔画画。


  


  私下的维克托原来是这个样子的,维克托穿着浴衣的模样也是说不出的好看……勇利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手上拿着数位笔,此时脑内想着的全是维克托,满满的都是维克托的身影。勇利其实对于维克托的到来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实感,他害怕这只是一场梦,害怕梦醒之后一切都会消失。因为这太过梦幻了,那可是维克托,自己喜欢了十多年的偶像!可自己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日本花样滑冰选手而已!


  


  但是这确确实实的发生了!维克托来到了自己身边,现在正睡在隔壁的房间,他要当自己的教练!勇利的心脏克制不住的跳动,想明白之后的喜悦与激动代替了之前不安犹豫的心情。他将左手覆在额头上,双眸内闪烁着喜悦的星光,嘴边浮现出一抹笑容。


  


  ——原来我是太开心了啊。


  


  回过神来,画布上一个穿着温泉浴衣的维克托已经成型,衣袍半开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若隐若现的腹肌,俨然像是不久前维克托躺在席子上的模样。勇利不自觉的耳朵一红,飘忽的别开目光看了一眼时间,这才发现已经很晚了,于是准备起身关电脑,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见维克托从房门外传来的声音:


  


  “勇利,晚上一起睡觉吧!”


  


  晚上一起睡觉吧?


  


  ……一起睡觉吧?


  


  


  你有想过粉了十年多的偶像邀请自己一起睡觉,你会是什么心情吗?


  


  你有想过刚刚还在画偶像半开衣衫睡觉的图,偶像突然邀请你一起睡觉的感受吗?


  


  勇利甩甩头除却脑内的画面,背后抵着门,门外的人因为得不到回应于是开始敲起房门。勇利满脸通红着看向因一时紧张太过激动而不小心被自己踹关掉的电源,大声的回拒维克托的邀请。


  


  


  还好刚刚保存了。
  


  


  03.


  


  【vki太太今天更维了吗】


  


  [vki太太的笔]:太太今天更新维克托的图了吗?


  


  [一朵美丽的花]:更了更了,你快看太太的推特!


  


  [vki太太的画布]:vki太太的维克托一如既往的传神好看,吸溜吸溜^q^


  


  [vki太太的手]:不愧是圈内公认的头号维粉,每张画满满的都是溢出的爱啊……


  


  [维皇头上的花圈]:一直想吐槽群名2333


  


  [vki太太的笔]:噢噢噢!维克托好好看啊啊!!


  


  [vki太太的画布]:vki太太每到赛季的时候产出一下子就慢下来了,是去看比赛了吧


  


  [每天都在上天]:表白维克托,表白太太!


  


  [vki是世界的宝物]:日常向太太表白


  


  [向vki女神表白]:说起来太太也对滑冰十分的了解,不愧是我的女神[[


  


  [vki太太的手]:话说你们看了中国站的比赛了吗??啊啊啊啊师徒官方发糖啊!!


  


  [vki粉扛把子]:看了!


  


  [vki的桌子]:卧槽卧槽,我本来真的对一哥无感的,但是为了维皇我还是会去看他的节目,结果……


  


  [vki太太的床]:然后就被一哥吸引住了是吗。……太巧了,我也是


  


  [寿司世界一级棒]:表白vki太太XDDD!


  


  [vki是世界的宝藏]:维勇粮多了好多好多[打嗝


  


  [维皇的上衣]:这个群气氛好好,外面好多无脑的女友粉超可怕TUT


  


  [向vki太太表白]:毕竟说到底这群是太太的粉丝群啊,只是因为太太是有名的头号维粉而且产的大部分图都是维皇,所以也算是半个维粉群啦


  


  [vki太太的画布]:但我们最喜欢的还是太太~而且基本上大家都跟太太一样是亲妈粉理智粉XD


  


  [炸猪排饭确实好吃]:可恶啊啊啊纯洁的色气真的、、、超级犯规!


  


  [朋友吃维勇安利吗]:师徒我吃啊!!吃啊!!那是吻上去了对吧?一定是吧?!


  


  [vki太太的床]:所以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维皇的手套]:理智的女友粉也是有的,虽然失恋了不过我维开心就好了,祝他们幸福QWQ


  


  [一朵大红花]:不知道啊……所以到底亲上去没,好在意


  


  [vki太太今天更新了吗]:啊啊要是真的话这种伤心又开心的感觉呜呜。。。


  


  [vki太太今天没有更新]:心情有点难以言喻……


  


  [vki家的果子狸]:我是双担,我很开心!


  


  [叶子]:喜欢的CP接吻了啊啊啊啊啊!!!!下一步就是结婚了吧!


  


  [举起vki太太就跑]:他们肯定在一起了!酿酿酱酱的事情说不定也……嘿嘿


  


  [vki的鼠标]:群里还有未成年喂,你冷静一下!


  


  [vki的鼠标]:虽然我……[抹口水


  


  [vki太太的手机]:哇啊——TUT我家的的勇利就这么被拐走了……


  


  [vki太太的手]:不知道太太吃不吃维勇哇?


  


  [举起vki太太就跑]:太太会不会知道维克托和勇利的关系呢


  


  [vki家的果子狸]:说不定啊!太太都粉了维皇十年了吧!感觉会知道一些内部信息?


  


  [害怕的抱紧自己]:太太常年奋斗在前线,辛苦了太太orz


  


  [维皇的上衣]:太太,太太,求爆料![卖萌]


  勇利坐在冰场的休息区,趁着休息时间翻阅着手机,见着群内的粉丝们讨论着自己与维克托之间的关系,内心有种微妙的害羞和羞耻感。


  


  其实你们讨论的那两个人,自中国站那一震惊了全世界冰迷的吻后,已经开始交往了。


  


  而且你们的太太还是胜生勇利本人。


  


  ……这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


  


  “勇利,在看什么呢?”


  


  维克托的声音突然从勇利的耳后方出现,身后人的呼吸轻柔的打在勇利的耳朵上,温柔磁性的声音穿过耳膜,勇利的心跳骤然加快,他立刻将手机屏幕掩住按下锁屏键,迅速转头想要解释,微张的嘴唇却不料擦过了维克托的唇角。


  


  勇利愣住了,维克托的眸中闪过一瞬的惊讶,然后意味深长的勾起嘴角。


  


  看着勇利瞬间爆红的面颊,维克托抚上勇利通红的脸,用拇指腹轻抚手下通红的地方:“勇利。”维克托将唇凑近勇利发红的耳朵,勇利一直觉得维克托叫自己名字的声音异常的性感,而这迷人的声音接下来说出的话让勇利的思绪变得更加混乱:“你是在邀请我吗?”


  


  勇利的脑内砰的一声炸开,他慌忙站起身,双手捂住染上维克托鼻息红的发热的耳朵,快速拉开与维克托的距离:“我、我先去练习了!”勇利不敢直视维克托的双眼,心里不知为何浮现了一丝做了亏心事的紧张感,接着也不等维克托的回应,逃离似的离开了休息区。


  维克托看着勇利的背影,拇指抵上方才被勇利触碰的嘴角,脑海内还印着刚才勇利布满红晕的脸,因紧张而睁大的澄澈的眼睛,慌乱的想掩饰着什么的模样——啊啊,我的勇利真的太可爱了。


  


  忽然,维克托像想到什么似的,将视线转向勇利放在长椅上的手机,若有所思的用食指点了点唇瓣。


  


  04.


  


  “勇利有听说过vki吗?”


  


  “诶、诶?”勇利收拾行李的动作一顿:“……维克托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因为他很有名。”维克托坐在勇利的床上,抬眸看向勇利桌面上一直忘记收起的自己的照片,嘴边的笑容加深了几分:“我一直能收到他的支持,而且很多人都知道他很喜欢他呢,他画画很厉害哦。说起来,勇利的爱好也有画画吧?”


  


  勇利就着蹲姿,抬头看向维克托的脸,镜片下的双眼藏着几分紧张:“……是的。”


  


  “我第一次看到他给我的画我就想:啊,他好像很喜欢我呢。而且每次赛前我都能收到他的支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敢跟我聊天。”维克托对上勇利的双眸:“我想,他一定是一个容易害羞的人。”


  


  “不过却意外的很直率,曾经还对我说过:比赛请加油,我会永远支持你的;还有,从今往后我也会一直喜欢你……” 


  像是不经意般陈述着一段过去的经历,维克托的话语缠绕在耳边,带着一股股羞耻感从勇利的心头冒出,他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不是已经通红,别开目光咬住下唇,大声打断了维克托的下文:“我、我知道,他是圈内很著名的你的头号粉丝!”勇利回忆起自己以前对维克托的一些面对真人绝对说不出口的表白,不禁懊恼为什么以前可以说出那么害躁的话!此时的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绝对、绝对不能让维克托知道vki就是我!!


  


  被打断的维克托也没有丝毫的不满,他不再说下去,起身走到勇利的面前,执起勇利戴着金色戒指的右手,轻轻的在无名指上落下一吻,唇边带着温柔的笑容,眼神仿佛在看着自己的全世界:“勇利是在吃醋吗?”


  


  勇利被维克托的眼神烫的一个恍惚,维克托漂亮的蓝色瞳孔中映着自己的脸,他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这片美丽的蓝色中,于是使劲摇头回复:“没有!”心底同时也松了口气。


  


 


  也是,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vki就是胜生勇利呢? 


  


  05.


  


  圈内著名的的vki太太,正面临着掉码的重大危机。


  


  


论坛>>维皇的滑冰场>>闲聊灌水


【高亮】我好像发现vki太太的真身了!!


  


1L LZ


是这样的,楼主早上在刷推特的时候,突然刷到了vki太太的新图,正准备舔舔舔的时候发现太太的用户名和头像好像不太对?再看发现这不是胜生勇利的推特吗!?vki太太难道就是日本一哥??


但是发了没到一分钟就被删了,几乎是秒删,楼主忘记截图了……


  


2L


这标题太亮眼了先抢个沙发再看。


  


3L


what?????你说啥????  


  


4L


楼主你知道说话前要想清楚再说,这怎么可能?你跟我说我勇就是vki太太?excuse me?


  


5L


楼主你确定没看错?


  


6L


我也刚想说这事来着,我还以为是眼花了,结果是真的???!


  


7L


眼花了吧你们,这怎么可能啊!?


  


8L


一哥有名的盐王属性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是对所有人都很和善而且很可爱的vki太太?


  


9L


闷骚啊(不你


  


10L


证据,我只信证据!


  


11L


没有实锤就不要拿出来乱说,有截图再说话。


  


12L


搞啥呢搞啥呢?别给你家主子招黑呀[喷]我对一哥还蛮有好感的


  


  ……


  


52L


[截图.jpg]


有图有真相绝不乱说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第一次感谢自己这么手快!!!


  


53L


按道理来说要是真的应该不止楼主一个人看到吧?


  


54L


!!!!!!!!!!!!!??!?!?


  


55L


卧槽


  


56L


hello?!!!!!!!!!!!!!


  


57L


!!!!!!!!!!!!!!!!!!!!!!!!!!


  


58L


扇了自己一巴掌】好的,用户名没错,也是vki太太的画风,而且发的时间比vki太太早,语气也是vki太太的语气,没有什么不对………………个鬼啦!!!


  


59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60L


我已经懵了,我可能在做梦?


  


61L


所以胜生君就是VKI太太??????????????


  


62L


我!!!!!!!!!!!!!???????????我……我……我……我以前……还黑过胜生君……所以……所以我这是……间接性的黑了我……女神?????


how can give me a 时光机TAAAAAAAAAAAAAAAAAAAAAT!!!


  


63L


绝对没错,vki太太的画风我就算闭着眼睛都能认出来!


我拓麻的我的男神的男朋友和我的女神竟然是同一个人!?!?!


  


64L


所以我勇粉了维皇十多年了……??我之前最多觉得我勇好像很崇拜维皇但没想到竟然还是维粉扛把子?!


求解释啊???推特也早有人发现这件事了,vki太太的推特下都炸了啊???饭圈都在讨论这事啊????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是有很多人不信啊???


【题外话不愧是我勇画画都这么好勇黑羡慕嫉妒恨也没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服你来咬我啊有本事粉力超过VKI太太啊!


  


65L


你特码的告诉我胜生勇利=VKI太太????


  


66L


就没有别的可能性吗?会不会是推特抽了


  


67L


妈的当初谁说胜生君没资格跟维皇在一起的???人家可是比你们粉的都要久都要死忠好吗!!!脸疼吗?啊?当初黑的爽不爽??现在脸疼不疼??傻逼了吧!!


  


68L


厨力完全被一哥碾压……我服了,祝你们幸福orz


  


  ……


  


120L


说真的我还是不敢相信,假的吧。


  


121L


到外面看了一圈某些人已经急的跳脚了连脑子都不要了,竟然连一哥和vki太太有着不明不白的py交易都能说得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122L


估计是说胜生君凭什么跟维皇在一起明明我粉了维皇那么久我的爱怎么可能会输给胜生的那些无脑的女友粉吧……大概是脸被打肿了觉得没脸见人急的跳脚了呗,智商直接暴露233


为什么现在还会有这种粉存在啊?不早该脱粉的脱粉了吗?维勇两人都结婚那么久了,两家粉大多都默认是一家人了啊,不懂不懂[邓瑶.gif]


  


123L


估计心里还抱有幻想吧2333333333多大脸呢这不是想着当小三吗笑死hhhhhhhhhh


顺便表白vki太太啊啊啊啊啊啊我更喜欢你了!!!一哥赛高!!!


  


124L


还不能百分百确定吧!?虽有这也十有八九了……不过还是等正主的反应吧TAT。


  


  


  ……


  


  勇利裹着被子将自己缩成一团,颤抖的双手拿着一直震动的手机,无比悔恨今早粗心的错误。他将半张脸都藏进被子里,不敢点开任何一条消息。


  


  完了,要被维克托发现了。


  


  勇利索性将手机关机,双手无助的捂住脸,他不知道也不敢去想维克托在知道他就是vki后的反应,脑袋内闪过一件件用vki身份在网上对维克托的告白声援,一些半开衣衫不好言说的画,在网上放过的维克托的各种周边,还有对维克托的隐瞒……


  


  “勇利好过分呢。”


  


  “维、维克托!?”


  


  维克托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勇利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听见维克托渐近的脚步声,他紧闭着眼睛不敢转身,选择继续装死。勇利看不见维克托的表情,从维克托的语气中也听不出具体的心情。


  


  维克托的身子慢慢压了下来,他用双手环住勇利的身子,拉下被子低下头把半张脸埋进了勇利的脖颈处,张开嘴轻轻的咬了一口。


  


  “啊……”从脖颈传来轻痒的触感令勇利没忍住低吟了一声,得到反应的维克托更加得寸进尺的爬上床,将无措的勇利整个人压在身下。


  


  “勇利隐瞒了我这么久呢。”明明是有些委屈的语气,可这个银发的俄罗斯流氓却还是一副轻笑的模样:“明明勇利已经和我到俄罗斯同居了这么久,但还是一直瞒着我……”维克托捧着勇利的脸让他看向自己,挑逗性的用手指捏了捏身下睁大眼睛颤着双睫的人的下唇:“是不是要给一点惩罚呢?世界上最喜欢我的……VKI太太?”


  


  “维克托……”强烈的羞耻感笼罩着飘乎乎的勇利,勇利颤抖着声音,他从未想到过被维克托以这个名字称呼会是这样的羞耻:“对不……”但是维克托没有给机会让勇利说完,还未说完的话语全数被维克托以一个侵略性的吻堵了回去。


  


  虽然勇利与维克托做这些事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一次的吻却比过往的都要激烈的多,勇利伸出手环住维克托的脖子,两人双唇交叠处传出一阵阵水声,舌头交缠的触感让勇利慢慢的有些招架不过来。维克托松开勇利,细细的注视着他的珍宝眼中布满水汽,双唇启开大口呼吸着空气的可爱模样:“勇利不需要道歉哦……倒不如说,我很开心,真的太开心了。”


  


  “所以,我也不能输给勇利。”撩开勇利额前的头发,维克托在勇利的额上落下一吻。


  


  06.


  


  被维克托温柔的话语填满了心脏的勇利心头一热,也不管什么羞耻感了,抓住突然涌起的勇气扶住维克托的肩膀跨坐在了他身上:“我……我12岁的时候就喜欢上维克托了。维克托是我坚持滑冰和画画最重要的动力!”


  


  “我以前一直不敢和你正面对话,因为我,我……我太喜欢你了,所以……啊!”


  


  维克托实在忍不住了,他再次将勇利扑倒在床上,勇利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都令维克托无法自拔的着迷,他的勇利实在太可爱了,可爱的犯规!


  


  07.


  


  第二天一早,依旧闹闹哄哄在讨论昨天的掉马事件和疯狂@找人的圈子因一条维克托的sns,瞬间寂静了有好几分钟。


  


v-nikiforov:


 [图片.jpg]


早上好,我的vki太太~


  配图是一张勇利侧躺的睡颜,被子盖到肩膀处只露出带有几点红痕的脖子;维克托闭起一只眼睛躺在旁边,伸出食指抵在微笑的唇上,隐隐约约能看见肩膀处的几丝抓痕。


  


  几分钟后,消化完信息量的维克托的粉丝沸腾了,vki的粉丝沸腾了,勇利的粉丝也沸腾了,全世界的冰迷都沸腾了。 


  


      ——那么多人觊觎勇利,不宣告一下主权不行呢。


  


  维克托看着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刷满屏的回复,勾起唇,环紧怀里无意识蹭了蹭自己的勇利,心满意足的收起手机。


END


肉只写了肉渣想了想还是不发了,如果你们想看的话我尽力一下……

【维勇】聚会期间禁止××(一发完)

青杳j:

※完结泪奔,我终于可以任意放飞自我不用担心官方爸爸打我脸了


※逗比傻白甜,我现在除了这个写不出来别的


※全员都在OOC,请不要打我


※向维勇党伟大革命先烈披集大佬含泪致敬




第十二个这种眼神了。


勇利再一次反复检查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再三确认过自己的确穿好了裤子衣服没脏围巾也有好好的带着……


围巾?


勇利伸手一摸却摸了个空。啊,围巾好像忘带了。怪不得脖子冷飕飕的。


说起来最近还真是经常忘事啊,勇利看着手里提着的大袋小袋的菜,认命的往家里走。围巾没带就算了,为什么连购物袋都会忘了啊。


现在是俄罗斯的深冬,大赛刚刚过一个多月。之前的一群人在赛后商量打算在一起聚一聚玩一玩的话题。


“但是实在是不想住酒店啦!”披集往勇利身上一扑,嘟着嘴抱怨。


“饭真的好难吃!明明我们也是运动员每天吃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怎么会有动力啊!”


所以你是想暗示什么。


“……勇利,你给我做炸猪排饭吧。”


果然居心叵测。勇利挑了挑眉,所以炸猪排饭是什么很有营养的东西吗。


“唉呀~这样就很困扰了呢。”克里斯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维克多。


“我们到哪去找一个又大又宽敞又有勇利在的房子呢?”


够了克里斯,好歹把你的眼神收一收啊,演的实在太假了。


“的确很困扰啊~”维克多完全不为所动。


“毕竟我和勇利住的地方只够我们两个生活呢,多一个人都有点勉强呢。”


放屁。尤里奥悄悄在背后竖起一个中指。你那个房子明明把你的亲卫队全都放进去还有余的。


倒不如说你和勇利到底是怎么把那么大的房子充分利用的啊。


“好啦好啦,那就到我们那里去吧,应该是住的下的。顺便把光虹他们也叫上吧。呐?维克多。”


——维克多不是耍性子的时候,快答应。


——诶~本来还想和勇利一起到外面去玩的啊。


——……以后有的是时间啦!难得大家想在一起聚一聚的!


——勇利这么不想和我独处吗,伤心了。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不管你了!


————诶


“维克多答应了哦,这样就没问题了吧。”勇利看着众人笑着回答。


没问题个鬼啦。吃瓜群众集体望天。


明明只看到你和维克多两个人莫名其妙的眼神拼杀这个时候可以不要扯我们下水吗,维克多背后的怨念已经具象化了啊其实我们住一下酒店也是可以的啊。


算了反正我们也是打算吃瓜看戏的。


于是就这么定了下来。


……


所以仔细想一想归根到底还是我的锅喽?


勇利拎着两手的菜一边上楼一边想。


今天正是大家一起聚的日子,勇利起了个大早出去买菜只穿了个家居服连头发都没怎么梳……这样简直和菜场里碰见的家庭主妇们完全没有区别了啊。他叹了口气。


勇利一打开门就发现站在客厅里的克里斯。


“克里斯,你没带行李来吗?”


“勇利,早啊~”克里斯笑着摆摆手,“我刚刚敲门没人应,所以我就拿门口地毯下的钥匙擅自进来啦。”


……都和维克多说过了不要把备用钥匙放在人人都猜的到的地方了。


“啊我晚上不住在这里啦,和别人一起来的,因为可能会有点吵所以在外面住的酒店~怕晚上会打扰到你们喽。”


打扰是指那种打扰?勇利想默默转移话题。我并不是很想知道关于你的私生活话题。


与此同时克里斯托着下巴默默的打量勇利。


厚厚的家居服。两手满当当的菜。起床没来得及打理的有点乱的头发。稍长的刘海随意用细发卡别了起来。


你是哪家跑出来的全职家庭主妇吗。


还有这个。克里斯的眼神落在勇利的脖子上,一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又是这个眼神。勇利一边把菜放下一边小心翼翼的盯着克里斯。他走到哪克里斯就盯到哪。


这个颇有深意的眼神我真的看不懂啊。


“……第十三个。”


“什么?”克里斯仿佛惊醒一般的条件反射的问。


“你是今天第十三个用这个眼神看我的人了,我今天到底有哪里不对吗。”


克里斯一听整个面部表情变得更加难以形容起来。


难道我以前的认知都是错的?日本人现在已经开放到这种地步了?


“你都不在意的吗?”


“在意什么?”


“这个。”克里斯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勇利疑惑的摸向自己的脖子,他发现了一处小小的刺痛。


于是勇利在一瞬间恍然大悟了。


“这个啊,是蚊子咬的包。”


于是克里斯也在一瞬间被这个拙劣的谎言给震惊到了。


我特么要是连吻痕都不认识我这么多年的爱是白做了吗?


勇利一看克里斯的表情就知道他没信。


可是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啊。勇利百口莫辩,虽然这个东西它的确很像那什么,我发现的时候也以为是那什么,可事实上真的不可能是那什么啊!


原因一旦说出来勇利可能会收到“说谎的鄙视”×2


可是还是要解释一下。


“我和维克多……还……还没……那个什么……”


对没错,勇利和维克多清清白白,相敬如宾,柏拉图的跟什么似的,虽然他们已经相处了九个多月,可是真正在一起还不到两个月啊!勇利内心很崩溃。


而且我问过维克多他说俄罗斯也有蚊子的到底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忍得住?!”克里斯几乎要跳起来,他上上下下的打量勇利,好像应该没什么问题。又直勾勾的盯着勇利的眼睛,的确非常的真诚,不像是在撒谎。


克里斯沉默了,他开始为勇利感到惋惜,进而感到自己作为知情者背负着的莫大的责任感。


“那个……勇利,你别伤心……需不需要我去药店……”


不需要。再说一句我就把你从屋子里踢出去。


一醒来就听见勇利和克里斯在客厅里谈话的维克多暗戳戳的躲在门后偷听,此时他微笑着默默捏扁了手里的塑料杯。


我一定会把你偷偷找我要签名还藏了一箱子我的海报的事告诉你家那位的。


你才不举,你全家都不举。


和维克多不同的是现在勇利的反应简直慌的不行。


请不要误会好吗!他行的他可行的!是因为我的原因!我害怕不行吗!你们要是都这样认为了作为谣言传播源头的我以后会很惨啊!


勇利脑海里迅速飘过昨晚以及之前很多晚上蜜汁马赛克的画面,冷冷的打了一个寒颤。


虽然,咳,并没有做,咳,那什么到最后,可是,咳,那个东西……咳,碰……还是碰过的 。


咳咳。


勇利的脸难以抗拒的烧了起来。克里斯一脸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关系,我懂的。”


“你懂什么?”尤里奥一进门就看见如同姐妹情深一样的安慰着勇利的克里斯,而且他的表情还充满着同情与心酸。


这什么见鬼的画面。难道是维克多那秃子终于因为年老体衰纵欲过度而猝死了吗。


跟在尤里奥后面进来的奥塔别克拍了拍尤里奥的脑袋。“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尤里奥不屑的撇撇嘴,然后朝着走过来的勇利恶狠狠的哼了一声。


手下败将还不赶紧过来和我问好!


勇利赶紧收拾好表情走过来笑着拍拍尤里奥的脑袋,“尤里你和奥塔别克一起来的啊,真早。”


尤里奥惊的一瞬间不知作何反应。


谁!他!妈!允!许!你!摸!老!子!的!头!了?!


三秒后勇利被踹倒在沙发上,他摸着自己的腰一脸的茫然。


诶?明明刚刚奥塔别克也摸了脑袋啊,我还以为尤里奥的脾气变好了呢。


尤里奥恶狠狠的还想要扑上来,在看见了勇利脖子上的痕迹后他炸毛一般的跳开了。


“你你你你你……”你们这对狗男男!不知羞耻!啊啊啊啊啊老子还是个未成年啊!


又来一个。勇利捂着脖子心很累,他忍无可忍的喊“才不是啊!都说了是蚊子咬的包啦!我和维克多还没有做过好吗?!”


空气一瞬间的寂静是为了酝酿更大的风暴。


尤里奥简直要蹦上房顶“你骗鬼啊!按照维克多那个恶心的性格你现在明明应该连孩子都有了吧!”


我的天我听到了什么。


刚刚走到门口的披集将碰到门把手的手速度收回来,然后飞快的打开手机调到了拍照模式。


勇利的身体难道是某种异于常人的构造吗。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大新闻的样子。


对不起我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勇利眼神涣散的躺在沙发上。维克多你死哪去了,出来解释一下啊。


躲在房间偷听的维克多终于意识到了勇利的精神状态已经处在崩溃边缘,他赶在披集将事情彻底描黑之前冲了出来。


维克多从厨房抽出一把菜刀转身对着一众人微笑“有人想吃水果吗?我可以帮忙削哟。”


已经冲进客厅的披集默默的把手机塞回了兜里。


战斗民族的解释方法都这么简单粗暴吗。勇利在内心呐喊。我是叫你解释不是威胁别人啊!


沉默几秒后众人一致决定转移话题。


尤里奥拉着行李箱熟门熟路的踢开一扇房门“我要住这一间!”过了一会他将半个脑袋从房间里探出来“奥塔你要和我住一间吗?”


要。奥塔别克沉默了几秒后果断的跟了进去。


他还是个孩子,他这么安慰自己。


披集挑的是勇利他们卧室的隔壁一间,理由是这间看上去十分温馨。


这种鬼扯的谎话听上去一点也不走心。


但是又因为勇利实在是看不破披集的真实目的而只能作罢。


管他呢。勇利天真的想着。


季光虹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要吃饭的时候了,作为迟到者受罚被发配到厨房给勇利打下手。


要不是因为雾霾太大航班延迟我怎么可能迟到嘛,明明我才是离俄罗斯最近的吧。


他可怜兮兮的一边削着土豆一边望向窗外。


啊,俄罗斯的天空真蓝啊。


……


大家吃完午饭后各自回房间收拾东西,剩下一个克里斯把勇利拉到沙发上,在经历吃午饭时勇利拼了命的解释了将近半个小时后,他姑且相信了“蚊子咬的包”这么个说法。


但是这个说法的可信程度几乎等于零啊。克里斯瞥了一眼笑而不语的维克多,心里对勇利的同情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勇利啊,”克里斯痛心疾首“你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你要主动点啊,就算你十分相信维克多也不能老吊着他吧。指不定他哪天就背着你在外面……”


不不不不不你先停一下,勇利慌忙打断了克里斯的乌鸦嘴。这种已婚妇女们聚在一起偷偷聊婚姻性福问题的气氛我真的受不住。


还有不是我相信维克多,是他每天晚上看我都像一只发情的狼一样要扑上来我心里压力很大啊。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维克多的……咳,那个……实在是……太大了,我还是有点怕……


克里斯多次劝说无果只能作罢,他摇着头看着勇利。


我现在不止同情勇利顺带着连维克多也同情起来了。


……


有时候当你身边的人都认为你是错的的时候,请不要硬抗着,说不定你真是错的。


勇利是在晚上要睡觉的时候认识到这一真理的。


他洗完澡后望着镜子里脖子上的痕迹纳闷的问维克多“维克多,这真的是蚊子咬的吗?我都没觉得痒。就是有一点点刺痛。”


他等了半天都没有得到答复。勇利转过头发现维克多眼神飘忽的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


你给我等一下。勇利突然意识到他可能犯了一个多么致命的错误。他走过去,强迫维克多看着自己,咬牙切齿的又问了一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哈哈……因为勇利睡着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忍不住就……”


“不过俄罗斯真的有蚊子我没有骗你哦。”


这个是重点吗?!


勇利现在气的要吐血,丢人都要丢到北极去了。先不说所有人都看出来的时候你还拼命的解释掩饰就够丢人的了,长这么大连尤里奥都能看出来我却连吻痕和蚊子包都分不清到底是有多丢人啊!


哎呀呀小猪好像真的生气了。是继续撩一下呢,还是安慰一下呢。


果然还是先转移一下话题吧。


维克多顺势搂住勇利的腰,一个用力就把对方压在了床上。他凑近勇利的耳朵问道:“今天克里斯和你聊了什么呢?”


于是咄咄逼人的勇利一瞬间如同放了气一般的怂了。这回轮到他眼神飘忽了。


“没……没什么啊,就聊聊日常之类的……”


“是吗”维克多的手在勇利的腰上轻轻揉捏“我好像听到我不行之类的内容……恩?”


你居然偷听!勇利在心里泪流满面。


“我没有……说你不行……”感觉到维克多的手越来越往下滑,勇利紧张的缩了缩身子。


“可是勇利每次都拒绝我呢,伤心。”维克多惩罚一般的在勇利的锁骨上咬了几口,惹的勇利一阵颤抖。


“还……还不是因为维克多你……太大了,我怕……”


什么叫祸从口出。


慌不择言的勇利在看到维克多突然变得深沉的眸子时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他措手不及的应对着维克多突然变得粗暴的动作。“维克多……等一下,家里……还有别人……恩……”


“说了这样的话还指望我等一下吗,”维克多吻着勇利含糊不清的说“既然勇利已经初步意识到这点了我就有必要让你更深♂入了解一下。”


“维克多……哈……轻点……不行……”


勇利的理智在彻底烧光之前只想到一件事。


披集他们还在隔壁啊……


季光虹坐在床上咯吱咯吱的吃薯片,他望着从半个多小时前就拿着个玻璃杯贴在墙上偷听还笑得一脸猥琐的前辈内心复杂。


“披集哥,你到底在听什么啊。”


披集转过身一本正经的回答他“不是小孩子应该知道的事,光虹君赶紧睡觉哦。”


光虹默默的翻个白眼,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我们国家那些微博上的女孩子比你可是疯狂的多了。


他又默默看了一会,忍不住的再一次问道“披集哥你还干过比这还猥琐的事吗?”


“我的手机现在开着录音放在他们房间算不算?”披集完全没有过脑子的脱口而出。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披集突然醒悟的对着光虹做了个请保密的姿势。


季光虹默默的望着床单上掉落的一堆薯片渣。


床单好像比较难清理啊。


和这样的前辈住一起我是不是要自我担心一下?


好像槽点不在这里的样子。


怎么办我好像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东西。


我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啊。


我的天呐我还只是个未成年。


季光虹你要冷静你可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啊。


几秒后他果断的起身拉开柜子翻找起来。


还是先看看有没有备用床单吧。


……


勇利醒来的时候连克里斯都已经从酒店过来好久了。他动作迟缓的穿着衣服,思考着要不今天一天干脆就不出卧室好了。


想要不丢人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见人。


可是如果这样之后就更没脸见人了,勇利思量再三还是硬着头皮出了卧室。


克里斯带着厚厚的围巾向他问好。


意味不明。


勇利都不敢拿正眼看他,他低着头问“克里斯你干嘛在室内还带着围巾?”


“啊,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是什么鬼。勇利现在只想转头冲回卧室。不要把这种话题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来啊。于是两个带着厚围巾的人只能尴尬的站在客厅。


关于围巾的尴尬当然只能用围巾来打破。


勇利看着围在尤里奥脖子上厚厚的围巾震惊的瞳孔都在颤抖。


奥塔别克一言不发的接受来自众人惊疑和鄙视的视线。


亏我们还相信你是个骑士!


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奥塔别克表面深沉内心坦然。


……我只是动了动嘴而已……而且我也不是主动的……


当然如果这话说出来可能下半辈子他都不能和尤里奥呆在一个房间了,所以他在尤里奥威胁的目光下选择背锅。


维克多走过来适时的打破了沉默。为了不让自家小猪更加尴尬而逃回卧室,他果断选择转移话题。


“光虹他们呢?还没起来?”


他话没说完就看见季光虹打着哈欠抱着一团东西走了出来。


这个才上高中的中国男孩抱着他的床单路过众人顺口说了一句“床单弄脏了,我拿去洗一下。”


这下子连维克多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了。


勇利觉得自己有昏过去的可能性。


奥塔别克先放着吧。他们现在一致决定去怼那个泰国的黑小伙。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披集!!居然敢对团宠下手!?


你让还远在美国的雷奥怎么想!


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冲进客房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人呢?负罪潜逃了?


季光虹回来被面色凶恶的一群人吓呆了。勇利小心翼翼的问他。


“床单……为什么会脏?”


季光虹面带歉意的回答“抱歉啊勇利前辈,我不小心把薯片撒的满床都是,只好拿去洗了。”


呼。


几乎是所有人同时舒了一口气。勇利拍拍胸口。还好还好,差点就晕过去了。


然后大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所以披集呢?哪去了?


响应大家的号召,披集慢吞吞的从主卧挪出来。


他貌似十分不好意思的冲勇利扬了扬手机的手机,然后挠了挠头。


“勇利,抱歉啊,昨天不小心把手机落在你们房间了,怕打扰到你们所以刚刚才去拿,别介意啊。哈哈……哈哈哈哈……”


……


克里斯打着哈哈进了厨房,奥塔别克扯着尤里奥去买菜。


季光虹拿了张报纸偷偷挡住了脸。


披集哥,我可能救不了你了。


勇利和维克多的脑门上同时亮起一个十字路口。


他们俩微笑着捏了捏拳头。


披集•朱拉暖是吧。


这个人留不住了,还是做了吧。



                          end.


※提前一天给老毛子的生贺,所以奖励他可以吃掉小天使


※因为写的太嗨完全脱离了大纲所以不知道怎么结尾的无可奈何的随手打了个end.(别打我)


※披集大佬你就算是牺牲了也要把手机录音保存下来造福后人啊(不


※打的比较快,有错误请指出,给你们笔芯啦♡


※祝大家圣诞快乐,祝老毛子生日快乐

【龙獒】抛锚(野外车震,一发完)

L'immortalité:

*写给教主的车 @痞教主 ,向全世界卖教主太太的安利!!!她的龙獒文不能再好吃!!!


*ooc与bug皆属于我,与他们本人无关。


刷卡处→http://www.jianshu.com/p/fda2bc9a83ac


爱我就请给我评论,谢谢。

E_n_Chanted:

【10P】

一起长大。

变了的是时间,不变的是你们。

【獒龙】【开车剧情版】有一个X欲非常旺盛的男朋友是个什么体验

厚着脸皮存😂😂

世界与你:

*原文是 @拍黄瓜好吃 太太的【知乎体】 有一个X欲非常旺盛的男朋友是个什么体验


*非常喜欢太太这篇,看完感觉一辆高铁从耳边呼啸而去


*所以为了能上车,只好自己暗搓搓地开了几辆小破车,得到太太授权后就整合了一下,全长1.2w,给太太笔芯


*时间线有点更改,没有卵影响


*同人皆AU,ooc属于我!切勿上升真人!


 


就是一辆有很多节的小火车








设定原文和标题都很清楚啦,不能接受的慎💙

【龙獒/獒龙】BE三十题 1~6

是的看到这个请不要大意的吐槽:“这东西简直烂大街了。”
我真的是以小学生水平的语文来写文的。。发现还是英文车好,英文车妙,英文车呱呱叫。

圈地自萌,勿升真人


------------------------------------------------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街角,两人相拥。
马龙望着那熟悉的背影,默默祝福。
世间容不下这样的爱恋,不如埋在心底,以朋友的方式守护你。

2 反目成仇
随着一记扣杀,比赛结束。
“你每次赢了都要这么嚣张吗?”
“呵。输给你就是耻辱。”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他陪着他长大。
他陪着他训练。
他和他一起,挥洒汗水,享受荣耀。
他看着他恋爱,看着他结婚,看着他对她无尽宠爱。
看着他,直到化成灰,埋入土。
他来看他。

4 分手
在这个包容同性恋的地方,他们还是分手了。
“真的抱歉,我和之前在街上问我签名给我电话的女生在一起了。双方家长都见了,毕竟我爸妈还是希望能抱孙子... ...”
挂掉电话,把电话卡随手丢进旁边的垃圾桶。
不敢想象自己爱人听到那段话的反应,抹抹眼角,走入了登机口。
抱歉,我不能耽误你一辈子。

5 与爱无关
其实他们之间,一直都与爱无关,不是么?

6 报复
某一天,张继科拿了马龙的钱包请客。
“你等着吧,作为报复总有一天我也会拿你的东西。”
某一年,马龙偷走了张继科的心。
“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里约龙太攻,这就是为什么我老是站不定攻受啊啊😂

E_n_Chanted:

【GIF 4P】

其实真的很关注你。

——

P.S. 1P牛奶马上移开的视线不知为什么有点儿戳我。